流年未改

有缘定会重逢。

【刺客列传】【钤光】岁月静好,竹马情绕

来自:苏墓词悲凉 的点文

岁月静好,竹马情绕

文/苏洛雪

天璇国的淮西郡有个公孙世家世代出大儒,为国家做了不少贡献,因此甚得天璇君主的喜爱。

钧天历三百一十七年,天璇君王带着十岁的陵光来到公孙府。

“参加君上。”公孙家族的人看到国君来到这里自然是紧张得不得了,连忙出门叩首迎接。

“免礼。”天璇君王是微服私访,所以打扮的较朴素,可没想到还是被认了出来。

陵光本是害羞地躲在天璇君王的身后不愿出来,可他的目光却被一个男孩儿吸引了。那个男孩儿跪在最后面,不似他人的脸上带着满满的奉承,他只是安安静静地跪在那里。

“父王,我想同他玩耍。”陵光扯了扯天璇君王的衣袖,然后指了指角落里的男孩儿。

“他是公孙家族的庶出子孙,与少主一起玩儿恐怕会……”公孙族长面露难色。

“无妨,”天璇君王一直都很宠陵光,“小孩子的玩耍何必与身份扯上关系。”

“是。”见君王那么说了,公孙族长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把那个男孩儿叫过来。

“就不劳烦族长介绍了,我亲自与他交流好了。”陵光伸出肉乎乎的小手,拉着男孩离开了正堂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在下公孙钤。”

公孙钤年龄虽小,可礼仪姿态却不输于任何人。

“我叫陵光,你可以叫我阿陵,也可以像父王那样叫我小包子,”陵光戳了戳自己的脸,“因为我的脸肉肉的,像极了集市上卖的肉包子。”

公孙钤不禁伸手想戳戳陵光的脸,但刚触及陵光的皮肤的时候他却像被针扎般地缩回了手。

“怎么了?”陵光不明所以地看着公孙钤。

“少主……”公孙钤把他们两个的身份区别的很开。

“都说了叫我阿陵或者小包子就好啦,”陵光抓起公孙钤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,“公孙你不要想太多,把我当成你的朋友就好。别‘少主、少主’的叫,显得多生分啊。”

“是,阿陵。”比起“小包子”这个称呼,公孙钤更爱“阿陵”,因为这个称呼念起来嘴角会微微上扬。

“公孙你会下棋吗?”陵光的棋艺一直不好,却又沉迷于下棋,只是每日都输给不同的人觉得心里不舒服,但又不好与君上说明,不然的话陵光一定会被他的父王嘲笑的——“才十岁而已,何必追求棋艺无双?”

“略知一二。”

陵光原以为自己终于是“棋逢对手”了,却没想到公孙钤之前的话不过是谦词而已,才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,陵光便已输了三局。

“你不是说了只是‘略知一二’的嘛!为何会如此精通棋艺?”陵光趴在棋盘上,不满地看着对面的公孙钤。

“若是阿陵不嫌弃的话,我可以教你下棋。只不过君上是一定不会允许你留在这里的。唉,更何况我在这个家里也没什么地位可言。”公孙钤捏了捏陵光的包子脸,然后叹了一口气。

“没关系,我可以同父王说,他一定会同意的。”听到公孙钤可以教自己下棋,陵光一下子从凳子上站起来,“走,我们现在就去找父王。”

公孙钤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主动地拉起陵光的手,不知为何竟感到无比的安心。

和陵光想的一样,天璇君王一下子就答应了,还叮嘱公孙钤要照顾好陵光,临行前天璇君王还特意跟公孙钤说了一些陵光的生活习惯和小毛病,这活生生地像是嫁女儿的行为弄的陵光是又羞又恼。但是这样似乎还不错……嗯,公孙钤长他几岁,再过几年也该是到了娶亲的年龄吧,到时候他可要亲自把关,像那些觊觎公孙钤外表和才情的人一律不通过,还有……

“想什么呢?”公孙钤看着陵光一个人想的入神,连他走近了都浑然不觉。

“我在想,以后你娶亲的时候的样子。你一定会是天璇最好看的新郎官。”陵光踮起脚在公孙钤的身上比划了一下,“到时候我一定要第一个看你穿喜服的样子。啊不行,你还是不要娶亲了。我舍不得。”

“嗯?舍不得?”公孙钤虽是着实地被陵光的话给吓到了,但却还是本着开玩笑地语气回了陵光一句,“那不如阿陵嫁给我好了。”

本以为陵光会恼羞成怒地回他一句“我才不会嫁给你”,但是陵光没有。陵光只是站在那里,瞪着大大地眼睛看着公孙钤,然后用几乎微不可闻地声音说了一句“好”。

本就是年少时的玩笑,两个人当时都没有当真,直到陵光来公孙府的第五个年头,有媒婆来说亲了。公孙钤还没来得及听是为谁家说亲就被陵光一口回绝,然后陵光做出了一个他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举动——他抱着公孙钤,然后大声地说:“他是我的。”直到那时他们两个才真正意识到,他们对对方的感情可能不单单是友情而已。

是夜。

“明日是中秋,君上应该会来这里与你团聚吧?”公孙钤抱着不知为何与他闹别扭的陵光,“真羡慕你。我从小就没有见过我父母是什么样子。”

“你……”陵光惊讶地转过头看着一向开朗地公孙钤面露悲伤之意,一时间不知怎么开口安慰他,只能用他从书里看来的都俗套的方法,他说,“没事儿,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“阿陵,其实我对你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陵光的理智大于冲动,因为他明白,他是君主的儿子,他未来将是天璇的君主,所以这份感情,他不能要,只能舍。

第二日,天璇君王果真是来到了这里,只是这次,他脸色不好看,拉着陵光便走。陵光大约也知道缘由,所以没有反抗。本是中秋团圆之夜,陵光和公孙钤却隔着高高的围墙看着相同的月亮。

自那日后,他们再也没见过。陵光再也没有笑过。

天璇君王看着陵光这个样子很心疼,恰巧此时裘将军带着他的儿子进宫。天璇君王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这下陵光有伴儿了,应该就不会想着那位公孙家的公子了。

钧天历三百二十三年,陵光继位,为父守孝三年,大赦天下。

钧天历三百二十六年,陵光自立为王,建立天璇国。裘将军之子——也就是陵光的晚伴儿裘振于同年被封为上将军。天璇开疆拓土之势渐盛。

钧天历三百二十七年,陵光派裘振刺杀啟昆帝,同时派遣吴以畏进攻瑶光国。

钧天历三百二十九年,啟昆帝遇刺身亡,瑶光亡国。天璇成为四国中实力最强盛的国家,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。为陵光不受他国百姓的猜忌,裘振自尽于祭天台;同年,吴以畏染病身故。一时间,天璇实力锐减。

次年春,魏相带着今年最出类拔萃的少年进宫面见陵光。在此之前,魏相称此人文武双全,举世无双,能得此人,实乃天璇大幸。

“那丞相您说,他算是文臣还是武臣呢?”陵光似乎有意同这位魏相开玩笑。

“皆可。”

“现下我天璇缺个谋士也缺位将军,不知他能否领兵作战又能否替我天璇出使别国?”陵光越发的对那位少年感兴趣了。

“皆可。如若王上愿意的话,他还可同您下棋。”

“下……棋?”陵光已经许久不碰棋盘了,棋室也封闭了许久。“那到不必了。本王早已经没了下棋的兴致了。快快宣他进来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陵光看了看向他走来的那位少年,似有隔世之感。

“微臣公孙钤,见过王上。”

“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“是,我回来了。”

(完)

评论(4)

热度(38)